安全常识

“硅谷的诞生地”诞生于车库的创业公司在这里

2022-12-04栏目:生活
导语

疫情之下,科技巨头加速“逃离”然而,惠普这家诞生于硅谷的“元老级”公司决定搬离曾经滋养自己的沃土。“失落的硅谷”、“硅谷面临‘中年危机’”……几大科技公司的搬离立刻成为媒体炒作焦点

选择“离开”加州的,除了大企业和超级富豪,还有希望搬到其他州“改善生活”的普通民众。

一位 Facebook 程序员告诉我,因为疫情,他已经在家工作了一年,同事干脆搬到夏威夷远程工作。在阳光明媚的沙滩上写代码,累了可以冲浪潜水代替,不亦乐乎。

(图片:惠普车库)

到达硅谷的第二天,我去了位于帕洛阿尔托爱迪生大道 367 号的惠普车库。

一栋用传统木板墙装饰的棕色小别墅的一角,绿色油漆的车库门紧闭,旁边立着一块黄铜浮雕牌匾,上面写着:“硅谷的诞生地”。

铭牌用几句话描述了硅谷的诞生:“这个车库是世界上第一个高科技区‘硅谷’的发源地。这个区域的灵感来自斯坦福大学教授弗雷德里克·特曼。他鼓励学生们开始自己的事业电子公司,而不是加入东方的大企业。最先接受他建议的两名学生是威廉·休利特 (William Hewlett) 和大卫·帕卡德 (David Packard)。1938 年,两人开始开发他们的第一个产品——音频振荡器。

背后的故事众所周知。以两人名字命名的公司(Hewlett-Packard Co.)成为惠普(HP Inc.)的前身,而这种鼓励冒险、容忍失败的“车库文化”也成为硅谷创新精神的核心。

在美国西海岸的加利福尼亚州旧金山湾区,这片以斯坦福大学为中心,从旧金山向南延伸至圣何塞,一条南北长约100公里的狭长地带,是硅谷。几十年来,数百家诞生于车库的创业公司在这里成长。

01

疫情之下,科技巨头加速“出逃”

(图:FACEBOOK硅谷总部)

然而,惠普这家诞生于硅谷的“老牌”企业,决定搬离这片曾经滋养自己的沃土。

去年12月3日,惠普宣布将全球总部从加州圣何塞迁至德克萨斯州休斯顿。紧接着,特斯拉CEO马斯克于12月9日在推特上证实,他已经搬到德克萨斯州,并暗示可能会将特斯拉总部迁出硅谷。该公司目前正在得克萨斯州奥斯汀建设一座超级工厂。

12月11日美国硅谷生活,甲骨文还宣布将总部从硅谷迁至德克萨斯州奥斯汀。不过,该公司表示,员工可以自由选择办公地点,并继续在家兼职或全职工作。此外,包括Dropbox软件、在线调查公司QuestionPro在内的30多家公司以及众多知名投资人从硅谷迁往“硅山”奥斯汀。

“迷失的硅谷”、“硅谷正面临‘中年危机’”……几大科技公司的搬迁随即成为媒体炒作的焦点,“唱衰硅谷”的论调甚嚣尘上.

(图:参观硅谷苹果总部)

从60年代集成电路产业的兴起,到70年代的生物医药产业,到1980年代的个人电脑,再到1990年代的互联网,再到进入21世纪后的移动互联网、清洁能源和生物科技,硅谷一直引领着全球科技创新浪潮。作为全球最密集的高科技公司,硅谷真的没落了吗?我们需要探索为什么公司和科技巨头要离开硅谷。

为什么科技公司不约而同地选择德州作为迁移目的地?这从得克萨斯州州长格雷格·阿博特的推文中可以看出,他在今年 1 月 4 日发推文称:“税收友好的德州将在 2021 年看到更多增长。”

高额税费是大多数公司逃离加州的根本原因。加州的州个人所得税高达13.3%,这不仅让很多员工无法接受,也意味着企业需要在加州支付更高的用工成本;而德克萨斯州的州税为零。此外,加州的财产税和营业税几乎是全美最高的。

“对于很多富人来说美国硅谷生活,加州的州税高得难以承受,他们会继续做出明智的财务选择,追随马斯克的脚步。” 风险投资公司 H Venture Partners 的创始人伊丽莎白爱德华兹说。

据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2019年调查显示,加州经商成本位居全美首位。

(图:FACEBOOK硅谷总部)

常年旅居硅谷的全球科技投资基金华山资本管理合伙人杨磊告诉我,加州居民主要是民主党人,他们更关注环保和性别平等。这些都是好事,但也会导致企业成本增加。上升。

“加州要求公司董事会中有一定比例的弱势群体,比如肤色、性别、性取向等方面的平衡。一些公司觉得加州的商业环境政治因素太多,并不容易。”接受。” 他说。

02

离开硅谷的普通人

(图:GOOGLE硅谷总部)

近日,我旁听了一场由硅谷华人社区发起的“Carry Google in the Valley”线上辩论赛。.

“在谷谷”社区创始人、硅谷一家科技公司工程师周再南告诉我,大科技公司“逃离”硅谷的消息引起了大家的关注,很多朋友已经搬到奥斯汀或休斯顿,所以我组织了这次讨论。

辩论中,大家“现身”,道出了“逃亡潮”背后的个人选择。有人搬到了号称全美亚洲美食最多的纽约,因为他们把硅谷的亚洲餐厅都吃光了,有人搬到了西雅图,因为他们更喜欢山清水秀……但更多的人选择离开,是因为受不了硅谷的“三高”——高税收、高房价、高消费,被迫离开。

(图:社区组织“扛着谷歌扛着谷歌”组织的一场线上辩论赛)

国际咨询机构Edelman Data & Intelligence的一项调查显示,53%的加州人因高房价考虑搬出加州,其中千禧一代占63%。根据美国国家统计局提供的数据,2020年,加州将有13.5万人净流出。

美国硅谷生活

据杨磊介绍,加州的生活成本基本上比其他州高出50%。在加州,13万美元到15万美元的年收入勉强维持生活。谷歌等高科技公司的平均工资基本在30万美元到40万美元之间。员工仍然可以负担得起这样的生活费用,但许多人不能。

杨磊说,除了选择“离开”加州的大公司和超级富豪,第三类是想搬到其他州改善生活的普通人。在同等条件下,他们可以买更大的房子,更好地照顾孩子。了解生活环境将显着提高生活质量。

(图:谷歌程序员的办公桌)

在大流行之前,离开硅谷的举动就在地平线上,而大流行只是一个催化剂。硅谷拥有完备的技术基础设施。疫情爆发后,许多科技公司无缝切换到远程办公。Dropbox、Facebook 和 Twitter 甚至宣布员工可以永久在家工作。通过微软的协同办公软件Teams,使用Zoom召开远程视频会议,实时交流项目进展,已经成为常态。这让更多人有机会选择搬到性价比更高的居住地。

一位 Facebook 程序员告诉我,他已经在家工作一年了,同事干脆搬到夏威夷远程工作。在阳光明媚的沙滩上写代码,累了就冲浪潜水代替。

从我身边搬出硅谷的朋友的案例来看,很多人“离开”的另一个原因是无法忍受加州日益恶化的治安环境。

在旧金山湾区,砸车盗窃案件频发,可以深入体验富人与流浪汉“比邻而居”的精彩场面。硅谷有一条著名的“El Camino Real”——这条45英里长的公路贯穿硅谷的核心地带,从旧金山一直延伸到圣何塞。这里是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谷歌创始人拉里佩奇等人的家。

(图:斯坦福大学小广场内)

当我在斯坦福大学做访问学者时,我每天都会骑车穿过国王大道进入校园。我总能看到路边停着废弃的房车。当我回来晚了,我可以瞥见车内的灯光。无家可归者的住所。在当地的火车站和超市区域,经常可以看到衣着破烂、头发蓬乱的流浪汉四处游荡。他们中有很多是吸毒者或精神病患者,这让人很没有安全感。

根据经济顾问委员会的数据,47% 的无家可归者居住在加利福尼亚州。星罗棋布的硅谷,既有身价过亿的独角兽,也有游手好闲的无家可归者。这才是真正的硅谷。

03

永恒的硅谷

(图:从胡佛塔鸟瞰斯坦福大学)

就像世界上任何一个充满机遇和财富的城市一样,旧人去,新人来。就像当我们喊着“逃离北上广深”时,更多的人选择坚守在这里,无数人涌向这里。加州人口超过 4000 万,仍然是美国人口最多的州。

尽管近年来从其他州到加利福尼亚的净移民有所下降,但加利福尼亚仍然是从其他国家净移民最多的州。硅谷的崛起得益于宽松的移民政策吸引的多元化人才,叠加政府对高等教育和研究的巨额投资。

硅谷依然拥有阳光明媚、宜人的创业环境;有世界一流的斯坦福大学和伯克利大学作为人才“引擎”;沙丘路上,包括红杉资本在内的数百家创投机构正等着“孵化”更多的独立企业。角兽;在山景城,苹果、谷歌、脸书等世界顶级科技公司和聪明人从未离开过。Airbnb 的 CEO Brian Heskey 甚至在推特上公开表示他会留下来。

(图:旧金山金门大桥)

这不是硅谷的言论第一次浮出水面。从2000年的互联网泡沫破灭到2008年的金融危机……硅谷在历史上经历了数次大起大落。“但硅谷每次都会卷土重来,”美国华盛顿大学历史学教授玛格丽特·奥玛拉在《纽约时报》评论道。它主要来自精英风投和那些幸运的创始人。”

杨磊认为,硅谷不会在一夜之间衰落。关键要看加州政客有没有能力改正错误。他意识到,当前的一些政策在经济、人才、公共服务等方面不断造成问题。“所以现在大家都很期待。当钟摆没有向一侧摆得太远时,它就会向后摆。”

即使受到大流行的打击,硅谷也显示出了它的韧性。据彭博社报道,基于经济基础设施和人口统计因素,硅谷将是全美100个大都市区中最先从疫情中复苏的地区。

报道还称,得益于信息技术、电子制造、风险投资基金和研究型大学,湾区企业也从疫情中受益匪浅。例如,在线会议服务商Zoom市值再创新高,娱乐公司Netflix获得2倍,杂货配送平台Instacart最新估值超过120亿美元,是疫情前的两倍。

很多人在职业生涯初期还是会选择来到硅谷。在“Google in the Valley”在线辩论中,一位刚从西雅图搬到硅谷的女孩分享了她对硅谷的热爱:“这里的房价虽然高,但人很棒!气氛完全不同。如果你如果你有一颗创业的心,还是要来硅谷,那里资源最集中。”

(图:斯坦福校园内的创业路演)

采访硅谷中关村科技园首席顾问谭峰时,他总结了硅谷与众不同的十大要素:有利于创新创业的政策法规、活跃优质的创新创业活动、大众创新创业文化,完善的创新创业服务业,强大的金融科技,完整的产业群和产业链,独特的地中海气候,港口经济带来的区位优势,世界一流大学,优秀人才。

这些就像形成亚马逊雨林的环境一样:土壤、水、肥料、阳光和丰富的植物种群缺一不可。而世界上任何一个试图复制硅谷的城市都会发现很难收集到这些完整的元素。

在杨磊看来,硅谷的未来可能更适合那些正在崛起的人,也就是创业公司或者刚毕业想创业的年轻人。相对成熟的公司,如惠普、甲骨文等大公司,发展稳定后可能会搬走。最终,演变成一种趋势,硅谷新兴创业公司,成熟公司慢慢迁出加州。

(图:斯坦福工程学院惠普车库活动区)

惠普搬家了,但“车库文化”还在。在斯坦福大学工程学院的一楼,有一个模仿惠普车库的活动室,墙上贴满了招募创始团队成员的便利贴。不同院系的学生经常聚集在这里打磨自己的创业项目,未来这里将诞生无数“独角兽”。

“硅谷的创新是一种文化底蕴,是深入骨子里的东西。我在这里生活和工作了将近30年,对这种东西有着深刻的理解,我认为它不会消失。” “ 杨磊说道。创新精神会慢慢传播到其他州,但硅谷本身独特的地域文化属性不会因为公司搬迁而改变。

在探风看来,硅谷对世界的五大贡献注定了它的长盛不衰:永无止境的科技创新;杰出的人才和英雄;世界主要技术浪潮的领导者;初创企业的土壤和大型跨国公司的栖息地;炼金术的能力创造了巨大的财富。

无论是得克萨斯州的硅谷,还是亚洲的硅谷,当人们讨论“硅谷”能否在别处再造时,“硅谷”已经成为创新和创业的代名词,深入人心。硅谷是仍有创业志向的年轻人的追梦之地。(完)(原载于《环球》2021年第3期)

钱星慢笔记:科技媒体人,做白日梦的人,更喜欢才华和天真。我喜欢听人讲故事,然后挑出最好的告诉你。

茜的轨迹:北京-拉萨-首尔-硅谷



友情链接: 常识百科 常识问答精选常识 常识经验
百度地图

Copyright © 2017 安全常识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www.anquanchangshi.com 渝ICP备20006072号